“子是孙的一半,一就是我的唯一” ——方子一

联系我们CONTACT US

咨询热线:400-6105255

北京环贸通远商贸有限公司

客服电话:010-85893527/28/29
QQ:120738582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82号金长安大厦A座1601室

子是孙的一半,一就是我的唯一—方子一

分享到:
2017-07-05 15:31
A+ A-
摘要 : 儿子出生时,孙东娜就想好了名字。方一,“子”是“孙”的一半,“一”就是唯一。儿子是孙东娜的唯一,也是她心坎里放心不下的羁绊,这份羁绊从儿子六个月的时候就扎根在她的心底。 心思细密的孙东娜想到孩子的姑姑是听障者,从儿子刚出生就偷偷观察他的听力状况。没想到小子一对声音的确不敏感,只是孙东娜一直不愿相信儿子的听力有问题。直到儿子六个月的时候,孙东娜再也绷不住心里的那根玄,决定带儿子去医院做一次正规检查。

“子是孙的一半,一就是我的唯一” ——方子一

 

儿子出生时,孙东娜就想好了名字。方子一,“子”是“孙”的一半,“一”就是唯一。儿子是孙东娜的唯一,也是她心坎里放心不下的羁绊,这份羁绊从儿子六个月的时候就扎根在她的心底。

 

心思细密的孙东娜想到孩子的姑姑是听障者,从儿子刚出生就偷偷观察他的听力状况。没想到小子一对声音的确不敏感,只是孙东娜一直不愿相信儿子的听力有问题。直到儿子六个月的时候,孙东娜再也绷不住心里的那根玄,决定带儿子去医院做一次正规检查。

 

方子一一家住在安徽合肥市庐阳区,孙东娜就带着儿子先到合肥的医院做了检查。“方子一,双耳极重度听损……”,医生在宣读检查结果时,小子一还在乐呵呵地笑,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他也没有注意到妈妈崩溃到呆滞的表情。孙东娜和丈夫不愿相信,也不愿承认这个结果,一家人多么希望这是一个误诊。孙东娜很生气,她内心真的一度骗了自己,把这当成了误诊。她相信上海的大医院可以给孩子一个证明!

 

然而,事与愿违,小子一的情况没有丝毫改观。双耳极重度听损的孩子带助听器已经没有太大作用,医生曾经建议她做人工耳蜗。可想到在孩子脑袋里放一个东西,孙东娜心里就像刀割一般,“儿子才不到一岁就要挨刀子,心疼”。也许不愿承认事实,也许希望医生告诉自己这只是个玩笑,失望至极的孙东娜紧紧地拽住医生的袖子追问,“为什么非要做人工耳蜗,带助听器不行吗?”一遍又一遍,医生早已不厌其烦。

 

“为什么是我孩子!做耳蜗你是不是有提成!”儿子的遭遇让孙东娜几乎丧失了理智,但她的疯狂却因为医生的一句话而瞬间平息。

“我的孩子也是做的人工耳蜗。”医生轻描淡写地说。

孙东娜愣住了,因为她突然明白了。原来,面对是唯一的选择,再难的路还要走过。

 

考察了多家人工耳蜗公司,最后在医生和朋友的建议下孙东娜选择了奥地利人工耳蜗。2009年,方子一在安徽接受了人工耳蜗手术,总花费17万元。这17万元把孙东娜和丈夫的家底都掏空了,而且当时并没有像现在这样高达70%的补贴项目,但孙东娜一点都不后悔。

 

“孩子耽误不得,过了最佳语言发育期再安人工耳蜗也不会恢复那么好。”带上“小耳朵”,经过语训学校的培训学习,方子一很快就进入了正常幼儿园。现在的方子一说话和正常人一模一样,这让孙东娜为当时的选择感到无比地庆幸。

 

从自己的孩子带上耳蜗那天起,孙东娜才发现原来周围有那么多同样命运的孩子。这些孩子的家长们经常相互交流,孙东娜索性领头成立了“蜗蜗家庭俱乐部”,旨在让家长和孩子们相互学习交流并帮助有需要的家庭,因为那份痛楚孙东娜深有体会。“以前没人和我交流,更没人引导我们,都是我们一个家庭自己承担,感觉天都塌下来了。”孙东娜说,那段时光她总和恐惧相伴。

 

孙东娜最大的愿望就是小子一能成为一个平凡的普通人。她受够了别人异样的眼光,更不愿让孩子一辈子活在自卑里。“我们要帮助孩子,更要相信孩子。不要总担心孩子有缺陷,要认清事实,面对现实,勇敢的去做自己。”孙东娜说她总是鼓励儿子放手尝试,成败并不重要,去拼搏去努力的体验最珍贵。

 

喜欢朗诵的方子一在奥地利人工耳蜗“未来音乐家”晚会上,伴着悠扬的古筝曲朗诵了一篇古诗词《将进酒》。清晰的吐字,流利的口齿,都让在场的家长惊叹不已,也让在场的妈妈泪光闪烁。只是想让儿子变成一个普通人,却没想到儿子如此优秀,孙东娜心里的羁绊没了。

 

原来,直面人生,方能摒除万难。

 


上一篇 返回列表 最后一篇
我要评论:  
*内 容:
验证码: 点击刷新换一张
 

共有-条评论

正在加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