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加入收藏
3 4 5 6 7

有时候上帝关上门,而窗是需要自己打开的——任璐宁的人工耳蜗小故事


今天为大家推送一篇文章,是奥地利人工耳蜗小用户任璐宁的随笔,这个颇有文采的女孩子用淡淡的文字记录了自己与耳蜗的小故事!有的时候我们总是无形的给自己的心上了一把锁,不想出去,拒绝打开,璐宁告诉我们,坦然接受上帝关上的门,欣然享受上帝打开的窗!自信生活,才会开心!


喜欢它的文字还可以关注小璐宁的公众号:“璐宁观”哦。


我有一个习惯。


独处的时候喜欢看天空,运气好的话天碧蓝碧蓝的,云朵也只是一点轻巧的点缀,恰到好处啊。


比一个手势,搭成一个小窗子看,从里往外看,又是别样风景。


这手势不是我的专利,某本小说里我看到有主人公这么做。


然后,我就会去想很多很多的事情。选一件,写下来。


每次当我自以为时间流逝飞快的时候,也许才过了几分钟。古人说天马行空,果然是有根据的。


偶尔,我的脑袋空空如也,什么也没想出来。


我把这叫作“冥想”,嗯,你们想把这称为“发呆”也可以。


记得在操场上,我开始冥想。总有一群讨厌的人发现我的异常:“嘿,你能跑得再快一点吗?你现在已经是光速了!”每次遇到,我都会默念一句诗,把那些嘈杂的声音盖住:“你不懂我,我不怪你......”


今天,我想到了一点东西,想把它记下来。虽然《挪威的森林》说,文字都是残缺的,不过,总比什么都不写,选择遗忘,要好的太多了吧。



我戴着一个耳蜗,天天戴。只有睡觉时才摘下来。到那时,我的全世界都是安静的。没有街巷的吵闹,没有音乐的响起,也没有,夜晚吹过草木的沙沙的风,几米告诉我,那是寂寞在奔跑。嗯,我听不到。好似眼前的景象慢慢地褪色,像是被洗尽了铅华,渐渐地,变成了空白。终于明白,眼睛与耳朵是相通的,看和听,相辅相成,有了耳旁那叽叽喳喳的声音,才会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奔腾、热闹,和多姿多彩。


但是,我并不抗拒有那样一个瞬间。

 

相反的,我感激它。


海伦凯勒希望人们有一天能懂得感官的重要。很遗憾,只有失去,才会懂得珍惜。我可以啊。我现在能够听到,耳畔一直响着键盘敲击的声音,门外翡翠嬉笑的声音,窗外绿荫簌簌的声音。


每天睡觉的时分,就像是我的听力被夺走的时候。我会思考,这一天,我认真听了吗?


再取一个海伦的例子。


若我走过森林,我会用我的指尖去感受叶子的触感,溪水的冰凉;也会用眼睛观赏这一大片一大片亮眼的绿;还会用耳朵去细细聆听林间鸟儿的呼唤。(如果没有鸟儿,那我就去听一听花开的声音)



人一定要活得精致。


我向往的精致是这样的——


早上起床,仪表收拾整齐,可化一点淡妆。(化妆不仅是对别人的尊重,对自己亦然)做事情都带着微笑,给自己泡一杯清茶,放一本纸质书,墨香,茶香,四溢。选一本书最好是散文,带一点禅意,结束早晨的时光。


我很想对我的耳蜗道个谢。它不但给了我听力,还接纳了我很多东西。


耳蜗是电子产品,很精细,要好好待它。我不是一个特别细致的人,对待它也有些毛手毛脚。常听别人说他们的耳蜗用了几年就坏掉了,我突然对自己的耳蜗心存感激,用了十多年,它始终坚韧不拔地没有坏过。


耳蜗啊,你可千万要挺住。


我的耳蜗是一个发卡,具有美观作用。而最近我又给它贴了个贴纸,看上去更漂亮了,嘚瑟之情难以言表......


我的耳蜗并没有因为“发卡”的武装而逃过和我同龄的人的好奇心。


就在几天前,一女生碰碰我的耳蜗,问:“这是啥东东啊?”


我不厌其烦,把说了六年的话又说了一遍:“我出生的时候啊听不见......”我没看那女生的表情,但明显发现气氛变了,不过我已经见怪不怪了,说到最后一句时她的眼神饱含着深深的同情,但又不知道怎么表达,场面有些尴尬。


我打个哈哈:“如今我还是听到了呀。”


话头抛了过去,她赶紧接上:“恩恩,一点都看不出来的。”


这是一般的询问及回答。


曾经,有一个男孩也问了同样的问题,(我们第一次见面)我也是这么回答的。过了会儿,他递了张纸条给我,上面写着:你放心,我不会告诉别人的。一脸诚恳。 


我感到有些意外,可又有点好笑,因为他认真的神情。


可是,作为一个男生,他的心思真的算得上是细腻了,他会为别人考虑,这点,我还是有些感动的。


我也很真诚地回:“谢谢你。”




其实,戴着耳蜗我并不觉得是缺陷。


只要自信就好。


我也常拿自己来开玩笑:“喂,你欺负残疾人啊?”


要记住,上帝为你关上门的同时,会给你打开一扇窗。




(我精心修饰的耳蜗)